首页 > 成长 > 创业投资 > 正文

“她”经济时代:关注女性在决策中的力量

发布时间:2019-03-28 09:24:21   来源:网易双创    

“她”经济在2007年正式被提出,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关于女性消费品以及女性经济的发展势头更是非常猛烈。3月24日,网易房产、网易双创、通州万国城MOMΛ联合举办了一场“她”经济时代沙龙,沙龙聚焦了各个行业女性精英群体,包括当代置业行销管理中心副总经理朱锦绣,著名作家、新女学发起人苏岑,著名主持人、制作人、容艺教育创始人李霞,Girl-Up美女创业工场创始人吴静,甲子光年创始人、CEO张一甲,睿格传媒创始人兼CEO、知名财经主持人格欣,多圈层跨界探讨并分享创业、文化、生活、科技等内容,共同展示了“她们”的力量。

关于女性消费动力

格欣:从我们女性的角度看,你们觉得当代女性消费的动力是什么?

张一甲:我特别不能够代表当代女性。我参加过的纯女性论坛很少,我现在做科技创新的相关行业,我当年的专业是学数学,从小到大男女比例都是1比6,很多人问我你是不是个女权主义的人,女性身份带给你什么?我大部分是无感的,从小在这个环境,在硬碰硬的状态和男性同样竞争。前两天录一个视频,关于她经济,她经济这个概念的真正成立是有越来越多的女性不只是做我们认为该做的事情,也会有女性走到深水区,做那些看起来脏活累活,需要复杂的谋略。我比较开心的是我身边这样的女性开始更多了,我还蛮喜欢这个状态。

格欣:朱总您觉得当代女性的消费动力是什么呢?

朱锦绣:刚才一甲的话特别认同,我们在正常职场当中,或者是在创业环境看到的女生,性格非常直爽,包括我们万朵云,欲望就是动力,我觉得特别适合她,也蛮适合很多很多在职场里面的人。但是大家往前推,都不像现在这个样子,我每天也跟一帮大老爷们工作。我不停的成长过程当中不停做选择,在这过程中去找到自己。这种自我意识在现场的经济社会环境中,女性自我提升不管是健身也好还是买书也好,她的自我提升包括她眼界的开放,周围都是优秀的女生,那你怎么去做。她在不停自我升级过程中,去实现需求的升级,她的消费能力也在升级,我们不仅仅说我有能力买化妆品和家庭快销品,更多的是买知识,买我自我的提升。买房子的过程中就像今天这个场景和空间,会越来越关注到女性在决策中的力量。无论是在经济体还是家庭决策里面,她的决策越来越综合,我们会看到女性有足够的能力打造自己的事业,同时她为自己和另外一半买很大的房子。

关于女性经济与文化

格欣:我们家买房子也是我说了算,今天的微博热点之一是现在越来越买房子的事情是由女性决定,一线城市47.6%,有44.6%的女性是自己买房,不靠另一半的资助,也代表了一些趋势。接下来跟苏芩老师咨询一下,我自己在十年前就知道你的名字了,那个时候看过你写的书,今天坐在一块问一些问题还挺开心的,今天我能够看到说很多的女性在经济发展中,她又有女性经济的概念,同时你有两性情感的概念,有什么新的趋势,十年后的今天有什么变化吗?

苏芩:变化太大了,十年以前就在媒体做主编,那个时候是时尚情感两性类的主编,当时大家特别关注女性怎么让老公更爱我,相亲的时候别人选择我,出去讲课也都听的这些东西。我必须负责任告诉我们现在的朋友,再出去给非常年轻的女孩子讲这些,是没有人爱听的。现在年轻姑娘对如何变美、变瘦、变有钱感兴趣,我给别人讲这个她们会觉得太LOW了。刚才你问到女性经济这一块,其实经济跟情感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女性在情感当中对自己的定位特别高的时候,你会发现她特别敢花钱。当时格欣也说,我们家买房子也是我说了算,体现的是家庭地位。经济方面很多跟情感是息息相关的,前一段时间在两会期间我看了一份调查数据,天津女性觉得最重要的女性特质是什么,首选的是经济独立。我相信从很小的区域当中就可以折射出我们现在很明晰的社会景象。女性在经济地位上她的需求已经非常能够体现出来情感上对自己的自信心,这个问题是紧密相关的。

格欣:两者相互依存,相互影响。接下来问李霞总,我自己的感知是这两个行业是女性的职员偏多,但高管不多,我没有把这个理解为职业上女性行为是弱势群体,您怎么看这个变化,未来在女性行业,如何缩小这种差距。

李霞:我们行业的差距在不断缩小,我自己做的第一部电影就是《一代宗师》,就在讲在民国里面,所有的武馆当家的都是女性,真正能够做到雌雄同体,有非常坚强的一面。尤其在我们这个行业,我们女性的角色在重新定义,我们自己对于社会角色的判断也是重新定义。同时我们对自己有了更多不一样的认知。你会发现行业当中做得非常好的这些角色都是由女性来担当,这是非常大的改变。比如说我自己,好的女性制片人越来越多的,做得好的越来越多。比如中国和美国的区别,美国是制片人为中心,中国是导演为中心。我自主开发项目我来选导演是很常见的。全社会对女性的社会角色在重新定义,我们自己也在重新定义。与此同时我们自主性更强了,对于自己的决策理解更加多元化了。今天我听到新的她经济概念,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是她对社会认可的重要肯定,才会有这个新的视角概念出现,在任何行业都是显而易见的。

关于“她”经济现象

格欣:李总说到她经济,吴静女士很多年前就开始搞她经济了,我认识她是在2014年2015年,到现在五年过去了。我们看到很多女性创业者去一起成长,见证了很多创业公司的诞生和死亡。你所看到的五年前和五年后,她经济的趋势有什么变化,她经济与创业紧密结合的时候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吴静:特别好的问题,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创业,在她们独立的背后带百中国女性经济独立的勇气。还有一个特别好玩的事情,因为我做过数据调研,原来是70、80%都是海归,这个层面也是对她们自己独立身份的体现,见过市面。另外就是高管,刚才一甲也说了,母婴电商、网红经济、教育、医美这些都是女性创业者非常喜欢的方向。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创业证明自己的独立,可能是我能感觉到,特别是在中国,女性想要成长和独立,通过创业实现她的财务和经济自由。还有一个需要鼓励大家的,虽然女性创业的数量比男性低,但是女性创业者的成功率比男性高,我们是有调研数据的。另外一高是女性创业者在前期拿融资的成功率也是高于男性的,因为女性天生亲和力强,所以她的(音)就会强。男性还是更加愿意给女性机会,他可能还是觉得你是弱势群体,愿意给你这个机会。我们也做过调研报告,A轮之前融资是高于男性的。

李霞:大家在互联网上都看到了,他公开表示说绝对不投女性创业者,他认为我们太麻烦了,要顾家庭,又很脆弱,心理上能不能承受那种压力,等等潜在风险。

吴静:不同意,但是我们有数据表明。

张一甲:男性创业基数实在太大了,你看到的有偏差。

吴静:虽然基数少于男性,在前期拿到投资的成功率是高于男性的。

张一甲:我觉得我拿不到融资,作为女性我都不敢创业了。

格欣:对资本来讲,我曾经讲过一句话,这是没有性别差异的。你让投资人开几万块钱的红酒很容易,但是你要从他包里拿几万块钱,他也会谨言慎行,没有男女差别,创业在他们面前是平等的。

吴静:我在某种程度上同意你所谓的在商业社会上没有男女之分,但是你处理事情技巧上是分男女的,男性拿投资可能投资人不见他,他觉得就算了。但女性不一样,我今天就想见,没关系,我还可以再见,我比他们有韧性

关于女性用户需求

格欣:我们再聊回事业,今天在通州万国城这个地方,刚才说买房子女性占更多的话语权,我们在场也有不少男性。女性在买房中有更多话语权,朱总你们作为房产领域的龙头企业,你们在营销方面会针对女性的需求做一些什么样的调整?有一些什么措施呢?

朱锦绣:这个问题特别好。这三位女性都代表不同的特质,这个世界和方向一定会朝着这个方向去发展。新时代女性我们能够看到她很笃定很自我认同。在房子里面,我们说房子看起来是个大的投资,在场有我团队的伙伴们在,我们有一些小的原则。决策人在场他就会判断这一单有没有下定,会有很多经验的。我刚刚花了大几千万买了一套别墅,他说没有关系,别墅是你的第二选择,你永远会回到大平层。往往在这个场景里面,你把女主人打动了,一单交易往往会很简单。我的置业顾问会比我有经验。我们一旦打动了女主人,可能这个事情就很容易去做,我们要去做生活的场景,要有体验和感觉。是不是你过往生活的重复,我说不是,是你未来生活的一个新入口。我们做任何一个产品,不论是做快销品还是房子,首先看你有没有颜值,颜值就是她的入口。我们说叫场景体验,你在这里能够感受到很好的服务,有人提供花茶和咖啡,这是MOMA跟其他不一样的。你去到样板间的时候,会看到这个房子里面有什么没有什么。你感受到的女生的皮肤都是很润的,这种场景会有差异感,这是打动女人的第二步。但男生和女生买房子心理上不一样,女人是感性动物。女人是先感性后理性,男人是相反的。一旦他定了,男人不会再犹豫,所以说男女是有差异的。还有要照顾到女人的功能性,衣帽间里面能不能放下我的鞋,厨房里面我的锅能不能放得下。如果说你的产品具备,她来的时候觉得长得不错,功能也不错20岁喜欢选择,30岁喜欢服务,越往后选择信赖,让你有安全感和信赖感,这是我们作为设计房子包括我要负责把他交给我客户很重要的问题,是一开始要做的问题,这是我的理解。

格欣:苏老师在旁边狂点头,您对我们刚才聊的内容有没有想补充的。

苏芩:朱总聊完之后我感觉我是男人。我会觉得买房子是一件特别麻烦的事。

朱锦绣:是因为它是不动产,跟快销不一样。

苏芩:所以我会说一些硬件能保障,心里觉得定了,户型楼层满意,就马上买定。不然今天看了明天再去看,连续看一个月我就一定不会买这儿。你会发现女人最害怕的是做选择,做问答题特别简单。但是你让我从100个房子里面选一个,我就不会选了。刚才说办卡相亲那个事,我们做这个行业往往是办了卡就挑不到男朋友了。她每周都会给你安排,这次不行下周还会有。

关于当代女性的创业和创新精神

格欣:说到相亲的选择,一个数学的问题,有人用数学公式从概率算过,你有机会乡100次亲,在33次终结相亲。刚刚我们聊了很多偏感性一点,一甲一直是在从事科技领域,女性做得非常少。刚刚我们在台下聊,女性在科技领域更多是做联合创始人和CMO做BD,因为以前都是不同科技公司的CMO,她特别不认同,这个点上能不能跟我们更多聊一聊。

张一甲:我在身边看到有一些案例在发生,刚才苏芩也在说,从二把手变成一把手,操的心是指数级上升的。女性如果真的想做一番事业的话,鼓励大家做决策者。我有一个朋友,是个很厉害的科学家做工业互联网公司,她就是要去看风机,解决等等问题,她长得很漂亮,解决的是正兒巴经的产业升级大问题。另外一个朋友,是台湾腔的妹妹,在之前银行做过十几年高管,现在我们也帮她做大融资。这样的女性非常性感,也许做CMO更好地发挥优势,但是做决策我们要经历把自己撕碎再重新建立的过程,这些优势会被我们所用,爆发力会更强。当然我创业时间没有那么长,撞了南墙回头也是有可能的。

格欣:你自己在撞墙的过程中有没有一瞬间是特别困难的?

张一甲: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是常态。愿力和危心,她说这两个词是非常好的话,我也非常认同,李安拍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因为这个老虎的存在,他每时每刻都要为了生存而活着,危心在事业上使你被强大,是你很重要的朋友。创业就是和危险和威胁和风险做朋友的过程。

格欣:我们有什么梦想要去勇敢跨出那一步。最近《都挺好》挺火,在李霞你看来,你怎么看待逐渐崛起的女性力量。

李霞:因为我自己也是刚刚创业,每一天都在如履薄冰当中砥砺前行,也会正视自己在性别上的差异。但是我也特别同意一甲的观点,我们都应该做这种尝试,我特别感谢我自己选择了创业。因为这个过程是让我自己最大化的成长,之前主持人有点像艺人的角色,艺人的角色是活在自己小宇宙里,很难跳脱出来。在很多部分当中,很没有安全感,你就是大家的事业,你以为你非常地体谅别人,但实际上你是活在自己的小宇宙里。当你跳脱出来进入到真正的社会角色当中,特别是创业过程当中,你发现世界上所有人都在与你作对。当我有一天创业之后,比如你的销售总监和团队跟你有差异,你会觉得你们都怎么了,全世界的人都在跟我作对,逼着你妥协,你学会从不同的视角看待问题,每个让你受阻的事件都是帮助你成长,一切的发生都是最好的安排,邀请大家加入到创业当中进来。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选择,像一甲说,创业没有按照理想,但这个过程是你一辈子最大的财富。

关于科技对生活品质的提升

格欣:我自己也经历过,在当CEO之前,你以为CEO是被所有人围绕着的中心,后面发现,是我围绕着你们所有人,连员工都求着你,你开心了才能在公司好好干。我觉得每个女性不管是事业也好、创业也好、职场也好,面对不同选择,只要做了这个选择,就努力往前做下去。不要像围城一样,站在外面想着里面的事。最后我想问一个问题来首尾,我们今天在聊中国力量、聊女性、聊科技、聊智能,我想问问各位,你们对于智能产品使用,科技在家的需求和想法和趋势是什么样的,从一甲开始。

张一甲:刚才我看MOMA房子的时候,科技元素已经完全融入在里面了,大家都能看到,更好的材料、更好的空气、更好的人性化体验,这些是已经发生的。未来我比较期待我们会以我们固定住所为中心的生活方式,比如像我出差,今天带着行李厢过来的,到了北京会感受到家的感觉,这是在过去做不到的,未来有可能。比如我住在酒店里面,这个酒店看到我IP之后,就知道我长什么样子,配什么饮料和色调。科技会慢慢以物品为中心变成以人为中心。我最舒服的就是在我手边,最快能拿到的。你判断你要不要一个东西的时候,你判断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或者此时此刻需不需要。对于现在的生活复杂度、混杂度、信息量爆炸的事件,如果以万物来看待有没有价值的话,会活得越来越焦虑。科技要做的是产生大量的数据,接下来是让数据变得更有序,更庞大的信息量当中获得最适合我们的东西,这是在住宅上面也会一定会体现的。

吴静:原来不会考虑到这些东西,但是今天这个时代在发生变化。会考虑新风、智能化,快回到家里温度是OK的,之前没有考虑这些。我刚才也在想,我自己在装修过程中,只考虑我自己和宝宝,为什么没有考虑男性呢,特别自责。包括现在也去买一些机器人,包括前段时间和Kap老师,他们做AI投资,他们专门有一块科技公司服务地产商,给他们提供解决方案,这是非常好的,代表人类进步的体现,更智能化、更人性化、更懂我们。

朱锦绣:我的观点正好相反,大家都在讨论智能化,在这之后回过来大家思考返璞归真的东西,最淳朴的状态是生活,当科技越来越发达的时候,人类需求最简化的过程,这是我想要的。

格欣:这两者也是不冲突的,我们生活在智能和科技当中,我们总有时间要回归田园,去找到那样状态。朱总有什么看法?

朱锦绣:我内心想讲的全部都是融合的过程,看到一甲想要的,看到艾米最重视的。科技代表我个人代表MOMA本身想表达的,科技我们会爱它,也会恨它。这就是我们的现实,我们需要它,我们又排斥它。无论你喜欢它还是不喜欢它,它会一如既往地爆发式的出现。科技一定要服务于我们人,以人为中心很多时候我们在室内的部分是不希望被感受,我们说绿色和科技的家居实验是希望未来有温度,并不是说用监控辐射,新兴科技是有一套科技系统的,你是觉得舒适的。包括我们说智能家居,如果它能够很好地为你所用,不被打扰,很极端地场景是什么?当你的智能家居不被你控制,你会觉得很恐怖。音乐突然就关了,窗帘突然就打开了。我们讲恒温恒湿带来的科技是你感受不到的,你不去注意它感受不到。还有我们整个社区,我们现在在做AI社区,当你进入到这个大门,它不会识别你的具体信息和身份,他会关注到老人、孩子在这个社区里面是不是安全。所以说科技带给我们的是我们美好生活的附加,而不是负担,我想这也是科技的魅力。

格欣:朱总说科技对我们应该是帮助到我们,并不是一个工具。苏芩老师作总结式发言。

苏芩:过去一周我跟很多朋友在聊人工智能的话题,有个朋友跟我讲个故事,前段时间上海AI人工智能展,现场一机器人跟大妈吵起来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互怼。人工智能所有的朋友都在关注,我们也不认为以后人工智能都普及了对人类是个好的事,现在写书这个行业,机器人写得比我们好。现在很多媒体都是用机器人写稿,包括很多工厂也都是用机器人生产线。对人类来讲,是个服务器还是更大的挑战,我总结不了。刚才朱总说的非常靠谱,智能家居是帮助我们改善生活条件的,能够帮我们提升生活质量特别棒,但别说人类因为有了人工智能,咱们就丧失了生活能力,这就特别可怕。我们依靠一些现代化科技,帮助我们提升生活的品质特别好。提升了品质之后,人什么都不会干了,这就要值得反思了。

推荐阅读

女性新闻
创新成长
休闲生活
时尚/美体